曾有一支神秘男足为一个不存在的国家而战

2022年9月24日,随着主裁判的一声哨响,凭借丹尼尔·乌特金在第89分钟的准绝杀,俄罗斯以2:1的比分战胜了乌兹别克斯坦,完成了他们今年的第一场比赛。这场比赛平淡无奇,却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因为从去年11月和克罗地亚的友谊赛开始,俄罗斯队再也没参加过任何比赛,俄乌战争的爆发让俄罗斯被国际足坛所抛弃,原本已经打入卡塔尔世界杯欧洲区附加赛半决赛的俄罗斯队,甚至被剥夺了继续比赛的资格,正在4如火如荼进行的卡塔尔世界杯中,我们没能看到他们的身影。正如俄罗斯球员们的哀叹一样,俄罗斯队再一次成为了欧洲的孤儿。

俄罗斯足球并不是第一次处在如此尴尬的境地,上一次要追溯到1992年。在1991年11月的欧洲杯预选赛中,苏联男足力压意大利、挪威、匈牙利、塞浦路斯成为小组榜首,以13分的积分挺进欧洲杯正赛。虽然彼时的苏联正处于风雨飘摇之中,没有领到工资的工人和紧急状态委员会的坦克轮番占领着莫斯科的大街。但国内形势的动荡不安并没有影响苏联队的状态,他们反而以不败的战绩拿下了欧洲杯的入场券。

然而仅仅一个月之后,他们为之奋斗的国家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15个国家和一个没有实际意义的“独联体”。

混乱的状态终究还是影响了国家队,刚刚还在同一屋檐下战斗的队友摇身一变各为其主,成为了俄罗斯人、乌克兰人、白俄罗斯人、格鲁吉亚人。独立之后的各国纷纷成立了自己的足协,并呼吁苏联男足的球员回归各自的祖国。

对于欧洲的足球运动员来说,欧洲杯是国家队层面上仅次于世界杯的顶级赛事,眼下的局面让球员们怀疑自己还能不能正常参赛。原本已经打进了正赛的南斯拉夫队就因为国内局势的混乱而被欧足联踢出了比赛(取而代之的丹麦队最后获得了这届欧洲杯的冠军),“苏联队”会不会重蹈南斯拉夫的覆辙?既然国家消失了,那么根据欧足联相关章程,苏联足协就自动失去了欧足联的成员资格。按照欧洲杯的规定,预选赛苏联同组的第二名的球队,也就是意大利队,就应该拿到欧洲杯的入场券。好在此时的欧足联仍然有苏联人的支持者,苏联足协主席维切斯拉夫·科洛斯科夫是当时欧足联的副主席,在他力排众议的支持和呼吁下,球队总算没有解散,最后决定以独联体的名义参加欧洲杯。这是一个独一无二的决定,欧洲杯历史上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允许非国家足协代表队参赛,临时拼凑而成的独联体足协就这样以苏联足协继承人的名义踏上了欧洲杯的征程。

继《春牛图》《虎啸图》《玉兔与嫦娥》之后,舞蹈艺术家杨丽萍的第四部生肖舞蹈系列艺术片《舞龙》于日前完成拍摄。

2023年即将过去,这一年中国旅游业跑出了复苏加速度。自年初以来,各地把旅游业作为扩大内需、提振消费的重要产业,出台支持政策,推出惠民措施,开展丰富活动,旅游消费强劲复苏,展现出蓬勃生机,成为中国经济韧性强、潜力大、活力足的生动体现。

生活之道是什么?作家高军的新书《咕噜咕噜下春山》中,有一个答案:哪怕处在下坡路,也要带着玩乐之心。 他写秃顶的美学意义,写在保安亭门口种葵花的保安,写泰然自若与儿子谈论死亡的父亲。瞧,这种发现生活乐趣的能力,可把年轻人们给羡慕坏了。

这是“说走就走的旅行”天花板,元代画家黄公望带我们雪夜乘船夜游江南,三个看点,一起认识《剡(shàn)溪访戴图》。

九百四十年前,苏轼与友人张怀民夜游承天寺,玩赏月色竹影。九百四十年后,有赖于网友们的精彩二创,“被迫未寝”版的张怀民现已荣升为网络热门“怨种”朋友。不过,“苏·文豪圈知名E人·美食区up主·一路向南·轼”当然不满足于只“祸祸”这一位朋友,在无数失眠的夜晚里,东坡先生和他的朋友们都过着十分精彩的夜生活。

中国传统木刻雕版印刷术是我国劳动人民的智慧结晶,为文化传播与信息共享提供了便利,极大地推动了文明的进程。

千年前的东汉人,就已经能批量铸造钱币了,他们也有印钞机吗?三个看点 带你认识东汉五铢钱铜范。

姓,是某一氏族或家族的共同符号。无论古今,每人都有一个姓。《百家姓》里所列的是一些常见的姓氏,这些姓所用的字较常用,易于辨认。

由新疆博物馆精心打造的“中华史册——新疆出土文献展”自2023年8月亮相以来,不断吸引观众的目光。日前,记者来到展厅,在一件件跨越千年的珍贵文书中,品读历史之美、山河之美、文化之美。

近日,“澄古匠心——伍炳亮家具艺术展”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展出。该展览系统呈现了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伍炳亮40余载创作生涯所取得的艺术成就,带领观众走进中国传统家具的艺术世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