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连线 卡塔尔世界杯:对西方抹黑说不

卡塔尔副首相兼外交大臣22日在多哈会晤到访的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他呼吁国际舆论把焦点对准“足球”本身,不要为了达到其他目的而“预先判定”。

在多数阿拉伯国家的社交媒体推特上,“我是阿拉伯人,我支持卡塔尔”的标签占据标签榜第一。支持者表示,对卡塔尔世界杯的指责是西方有组织的一场抹黑运动。

突尼斯政治评论家贾斯米说,他们吹嘘虚假民主、号称捍卫人权,“事实上我们清楚地看到这是双重标准的表演”。“西方国家这种套路已不是第一次出现,此前他们针对其他亚洲、非洲国家也有过类似指责。例如在中国举办北京冬奥会时,我们就听到西方国家对中国的指责。”他说。

伊拉克巴格达市民海德尔·巴赫拉尼说:“那些声称捍卫人权的西方国家,在对待外国移民时,公然剥削、歧视他们,侵犯他们的权益,这才是应当受到谴责的。”

卡塔尔记者哈马德更是一针见血地质问:“与被冲上欧洲‘人道主义海岸’的移民儿童尸体相比,人权是什么?”

围绕卡塔尔世界杯,西方媒体的指责从外籍劳工权益,延伸到性别平等、同性恋、禁售酒精饮料等话题。接二连三的指责激起了阿拉伯民众的反感。

卡塔尔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凯尔·迪巴特气愤地说:“作为卡塔尔人,我已经听腻了西方国家对卡塔尔的批评。我想告诉他们,卡塔尔是一个现代化国家,我们有着不同于西方的文化和宗教。”

卡塔尔学者阿卜杜·哈桑认为,不管西方国家如何用道德和人性的外衣来掩饰,他们对卡塔尔世界杯的指责恰恰反映出对阿拉伯和一切事物的傲慢态度和种族主义。

在足球评论员、埃及球星阿布·特里卡看来,阿拉伯世界不需要按照西方的价值观改变自身,反倒是西方“应该适应我们并尊重当地的法律。”

关于西方国家强势输出价值观的行径,科威特作家法瓦兹形容为——“如果你想成功,你必须像我一样;如果你长得不像我,我就让你成为失败者”。

利比亚的球迷对此有着切肤之痛的体验。29岁的球迷·阿卜杜勒·莫拉动情地对记者说,过去几年,利比亚饱受西方干涉之苦,如今痛苦不堪。

“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一样,仍然看不起阿拉伯人,总是找借口批评阿拉伯人,干涉其事务。”莫拉说。

伊拉克穆斯坦西里亚大学教授阿迪勒·巴勒达维指出,西方国家在人权问题上劣迹斑斑,却对他人指指点点,既傲慢又可笑。

国际足联前主席布拉特最近表示,授予卡塔尔2022年世界杯主办权是“错误的”,卡塔尔是“一个非常小的国家,足球和世界杯太大,而卡塔尔无法举办”。这令中东国家更加不满。

与西方不信任、否定腔调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卡塔尔举办世界杯在阿拉伯世界激发出强烈的认同感和自豪感。

土耳其财经电视台国际新闻协调员费扎·居米什吕奥卢说:“世界杯在国家举办,这在西方人眼中‘不值得’,因为卡塔尔是一个小国家。卡塔尔虽然小,但卡塔尔世界杯是了不起的壮举。”

卡塔尔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海尔·迪亚巴特说,通过举办世界杯,卡塔尔会让世界看到,卡塔尔是“小国办大事”的典范。正如卡塔尔埃米尔塔米姆两个月前在联合国大会上承诺,世界将看到一个中小国家“能够非常成功地举办全球活动,也能够为各国人民的多样性和建设性互动提供舒适空间”。

作为东道主,卡塔尔希望借助世界杯向各国展现开放姿态,让本届世界杯成为各国人民和各种文化相互交流融合的场合。

“希望卡塔尔通过举办世界杯传递出不同于西方散播的信息,让世界聚焦中东。我们是爱好和平的人民,我们能够与其他民族和平共处,也愿与不同民族共同生活,这与各国人民别无二致。”伊拉克市民巴赫拉尼说。(记者:杨元勇、董亚雷、凡帅帅、王峰、柳伟健、黄灵、许苏培、尹炣、潘晓菁、王昊、李芮、陈梦阳、实习生鲍佳艺;视频:杨依然、余福卿;剪辑:淡然;编辑:马晓燕、钱泳文、徐晓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