昱见·奥秘奥运开幕式微吐槽国歌欢送皇帝滚蛋

里约奥运会开幕式刚结束,相信不少肯早起的小伙伴都看过了,开幕式上的元素你都读懂了吗?咱们现在就来拿开幕式里有门道的槽点挨个点评一番,也不枉大家在这个休息日起了个大早。

里约奥运会开幕式刚结束,相信不少肯早起的小伙伴都看过了,开幕式上的元素你都读懂了吗?咱们现在就来拿开幕式里有门道的槽点挨个点评一番,也不枉大家在这个休息日起了个大早。

作为开幕式的第一个项目,用吉他来演奏国歌也算是巴西人的一大创新。看着那位大叔半坐着边弹边唱,不少中国人可能觉得这太不严肃了。事实上,如果你知道了巴西国歌的意思,会觉得它本来就不咋严肃。巴西国歌名叫《听,伊匹兰加的呼声》又名叫《四月七日颂歌》,这俩歌名的意思刚好是反着的,所谓“伊匹兰加的呼声”,是指巴西开国君主佩德罗一世在独立时发出的“不自由毋宁死”的口号,而这位君主在打下江山后被巴西国内爱折腾的民众搞得心灰意懒,于1831年4月7日被迫宣布退位,所以这歌是巴西帝国乐队为了庆祝皇帝滚蛋而创作的。那么如今的巴西人,在歌唱这首歌曲时,到底是表达对皇帝的崇敬之情、感谢他赐予巴西人独立呢?还是庆幸他早早退位?反正国歌里对这事儿其实一点都没提,大家自己猜去吧。

在倒霉皇帝的颂歌唱完,正式表演开始了,开幕式表演这事儿,其实无外乎夸耀一下自己祖国有多地大物博。从这方面来讲巴西确实有的一夸,开幕式上首先展现的亚马逊雨林确实种啥长啥。但真实历史上,正是这个“种啥长啥”害苦了巴西。由于巴西物产太过丰富,葡萄牙殖民者把巴西当做了纯粹的资源产地,长期不允许他家发展像样的工业,这就导致了巴西虽然领土面积和美国差不多。但19世纪初独立时底子很薄,连装备军队的滑膛枪管都要从欧洲进口,是标本性的“资源诅咒”。

资源对于巴西的另一个诅咒是黑奴贸易,这一点在开幕式上也展现了,由于巴西肥沃的土壤,殖民者大量引进甘蔗、咖啡等作物,尤其是甘蔗,由于当时欧洲正在发生所谓的“蔗糖革命”(既用大量增产的蔗糖满足更多人的能量摄入,以维持人口膨胀趋势)。巴西蔗糖种植园大规模发展,种植蔗糖需要高密度劳动,于是黑奴被成批的贩运到了这片土地。所以巴西有色人种在人口中的比率一直极高,说蔗糖改变了巴西人口比例并不为过。

在开幕式反应移民潮的表演中,日本移民的元素想必令中国人印象深刻,巴西目前日裔移民有约150万,占总人口约百分之一。日裔巴西人中最著名的代表大约是著名歌手小野丽莎。当年她的一首拉丁风格浓厚的《什锦菜》红遍全球,估计很多人当年唱这歌的时候都纳闷一个日本人唱葡语歌咋还那么顺溜,其实小野就生在里约,重回日本前是个地地道道的日裔巴西人。

巴西为什么会有大量日本移民?这事儿说起来跟咱中国还线世纪中期,随着奴隶贸易被禁止,以农业为主要产业巴西劳动力明显不足。这使得许多地方都没有人开发,巴西政府只能望着沃土兴叹。 在这种情况下,巴西政府开始全球寻求劳动力。除了渴望欧洲移民外,巴西政府将眼光投向东亚,尤其是人口众多的中国。为此,19世纪末,巴西政府派人来到中国,与清政府商谈,希望人口众多的中国向巴西移民。

当时巴西提出的条件是非常优厚的,给国籍给工资还让带家眷。然而,思想保守的清政府赶不上这个时髦,倒是当时正在维新的康有为一派积极支持,无奈康圣人脑洞又开的有太大,幻想要到巴西去建立“新中国”,把人家巴西政府吓怕了。被清朝政府拒绝后,巴西政府只好去找另外一个人口大国日本。结果,日本一听十分痛快,大力支持移民巴西。巴西的日裔移民如今成为维系两国关系一个重要的纽带。至于咱中国,只好后悔当年老祖宗怎么这么不开眼了。

如果不是这届开幕式的大力宣传,全世界很多地方的人可能压根不知道桑托斯·杜蒙特是何许人,其实这哥们在历史上还是挺著名的,在飞机发明之初,一度甚至比莱特兄弟著名的多。原因是莱特兄弟的飞机虽然早在1906年试飞,但试飞地点是在美国东海岸一个荒无人烟的海滩上,在场见证人不超过五个。与之相比,旅居法国的桑托斯·杜蒙特却是两年后在热闹的巴黎近郊,在众目睽睽之下飞起来的。而杜蒙特的试飞确实给飞行事业的早期发展提供了更大助力,原因是他所居住的法国当时急于开发一种“秘密武器”,好在未来报德国在普法战争中结下的一箭之仇。他们说服杜蒙特不对飞机申请专利,法国的飞机制造工艺因此得到了长足发展。与之相比,精于计算的莱特兄弟倒是因为早早申请了专利,拖慢了美国飞机制造的发展速度。只不过,也是由于莱特兄弟抢注了专利的缘故,杜蒙特错失了飞机发明人的桂冠。

一个巴西人,为了法国的飞行事业的发展,放弃了自己的发明权,这是什么精神?所以巴西一直觉得自己对法国有恩,而法国似乎也认账,直到今天,巴西还是法国军火的一大订户。据说法国人在买巴西人军火,尤其是战斗机时,还会给个优惠价。不知是不是为了纪念那位冤死的航空先驱。

发表评论